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- 玄幻小说 - 神恩魔法师在线阅读 - 第六章 明叔

第六章 明叔

        傍晚时分,几辆马车缓缓地驶入小镇,来到小镇东部区域一处较为显贵的大宅院前。』笔『  趣阁Ww』W.  biqUwU.Cc

        这处宅院占地颇广,门匾上用苍劲有力的笔锋,写着一个大大的“秦”字,使人一看就感觉气势不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下来吧,已经到地方了。”马车静静的在宅院前停了下来,一个身着青衫的中年人,率先掀开车帘跳下来,对着后面的几辆马车招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中年人话音的落下,一群年纪不大的少年自马车内跳了下来,一个二个吵吵闹闹的挤入大门之中,兴奋地向着不远处迎接自己的亲人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宇也随着人群,不过和其他少年不同的是,那里并没有什么人等待自己,对于这些,宁宇早已经习惯了,但仍然有些忍不住向那边羡慕的望了一眼,随即摇了摇头,有些落寞的离开了这里,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一座较为偏僻的土瓦屋,位于秦家北侧边缘的一个偏僻区域,与远处鳞次栉比的高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房屋破旧不堪,唯一的好处就是比较安静,寻常不会有什么人从此处经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土瓦屋正是宁宇的住所,一个他吃住了十年时间的地方,望着眼前这座土瓦房,宁宇的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惆怅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门并未上锁,因为根本没有这个必要,情绪略微有些低沉的宁宇,轻轻地推开了房门,刚一抬头,他立马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先映入眼帘的,不是那土黄色的泥土墙,也不是那破旧的家具,而是坐在房屋当中那张木椅上,一位悠闲的品着清茶的灰衣中年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灰衣中年人两鬓已完全斑白,就连面色也有些不太正常,看上去略显苍老,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…明叔,你怎么有时间到我这来了?”宁宇的声音有些错愕和惊讶,显然没预料到门后会是这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?你这臭小子,是不是我不来找你,你就不会去主动见我。”灰衣中年人略显沙哑的声音里,带着几分责备之意,轻轻把茶杯放下,起身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灰衣中年人名叫秦天明,正是秦家中收养了宁宇的那个人,不过他显然身体不是很好,刚一站起身来,就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宇见此,有些着急的上前扶起秦天明,关切道:“明叔,你身体不要紧吧?要不我送你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毛病了,不碍事,咳咳…”秦天明摆了摆手,随即有些关切,道:“此行药山的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行,得到了一株两百年份的人参和一枚道元果。”宁宇应了一声,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没有提及神秘石珠和项坠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道元果?!”秦天明显得有些惊讶,似乎没想到宁宇还能有这种好运气,一时竟也没有察觉到宁宇脸上的迟疑,而是有些高兴的点头,道:“不错,有了它想必你开辟道宫时也多了一些把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望着有些鼻青脸肿的宁宇,秦天明在感到欣慰之余,眉头也随之微微皱起,显然他也明白,宁宇得到这枚道元果,定然也是吃了一番苦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轻轻叹息一声,秦天明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巧的木匣,将之轻轻放到一旁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宁宇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送你的生日礼物,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秦天明神秘一笑,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宁宇耐着好奇轻轻将木匣打开,便见木匣之中放着一株生有五朵花瓣的奇花,每一瓣的颜色都不相同,上面氤氲着五颜六色的霞光,一看就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木匣的打开,一股清新的芬芳气息弥漫开来,宁宇仅仅是轻轻嗅了一下,便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,甚至就连修为都隐隐精进了一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宁宇惊讶的说不出话来,望着秦天明吃惊道:“这该不会是‘五色花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天明点了点头,轻笑道:“没错,这是我前段时间在万穹山脉碰巧采到的一株五色花,本想早些日子送给你的,谁知中途遇到点麻烦耽误了几天,你这臭小子该不会怪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天明的解释让宁宇心中一愣,没想到木匣中竟是这么贵重的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五色花属于‘稀有类’初级宝药,价值极高,尽管不能与道元果这种‘罕见类’初级宝药相比,但也极为珍贵,是其他同级别普通类宝药远远无法相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天材地宝的品级划分,明面上共包括四阶十二级,但实际上在每一级别中,按照其价值的高低不同,还暗含三个更为细致的等级区分,分别是普通类、稀有类和罕见类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中普通类的入品药材,是指那种能够人工移栽培育的入品药材,虽然也算难得,但凡是有一定实力的宗门或家族势力,都能够进行人工移栽种植,因而这一类入品药材在市面上较为常见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稀有类入品药材,则是指那种人工很难移栽成活,必须采用特定的手段办法,并耗费极大心血和精力,才能培育出来的灵粹,这一类入品药材因其稀有性特点,寻常店铺中售卖的也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罕见类入品药材,唯有一些特定的环境中才有少量生长,完全无法移栽成活,这一类入品药材市面上极为少见,往往都是作为一些店铺的镇店之宝而存在,轻易不会对外出售,价值也是同级别入品药材中最高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以上关于入品药材的细致分类,还是对于整个大6的统一认识标准来讲的,在永安镇这个偏远的小城镇,哪怕是普通类的入品药材,也没有势力可以移栽成功,至少秦家就办不到这一点,因为根本没有那个条件和能力,更别提更加珍贵一些的稀有类入品药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叔,这个我不能要,你比我更加需要一些!”宁宇愣了一会儿之后,连忙摇头拒绝,态度十分坚决。

        宁宇这么说的原因,是因为他知道秦天明身上有着十分严重的旧伤,每隔一段时间,都需要以珍贵的药材调理一次身体,以避免伤势恶化加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五色花虽然并非疗伤类的宝药,但这种稀有的宝药,无论是直接卖掉或者以物易物换取其他疗伤类宝药,都十分容易,根本不愁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明显然也明白宁宇的话里所指,不过他身上的伤势十分诡异难缠,即便是一些造诣颇高的药师,对此也是束手无策,只能服药进行压制,却没办法根除,而且疗伤所需的药材极为珍贵,一株五色花根本影响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压制身上的伤势,秦天明长年累月都混迹在万穹山脉之中找寻药材,多年下来耗费资源无数,身上的伤势却迟迟没有好转的迹象,这样的日子着实让他有些感到厌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,你这小子说什么傻话,我身上这伤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也不知消耗了多少珍贵的药草都没能治好,吃再多伤药,也不过是苟延残一些时日罢了,咳咳…”剧烈的咳嗽声在此时显得是那么嘲弄,秦天明眼角苦涩,神情显得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眼前这个身形有些佝偻的男人,宁宇嘴唇嗫嚅了一下,也不知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过了好一会儿,神情低落的秦天明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,拿起木匣塞到宁宇手中,用不容置疑的口气,道:“这株五色花你拿着,现在正是你修行的关键时刻,早一日开辟道宫,对你以后的修行就越有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叔,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就这么定了,如果你还当我是你明叔的话,就不要再多说了,我还有事,就不多待了。”秦天明说完也不给宁宇机会,直接拂袖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