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书神器吧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诛天劫在线阅读 - 诡异祭台

诡异祭台

        大战,持续升温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雷隐山血流成河,天地宛若炙阳泣染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双方的大军各自纠缠,纵是一些修为高深的大修行者,一但陷于战阵之中,立时便会变成一滩肉泥,,,,,,

        「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不断怒吼声之间,早已盖住了所有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一声声暴喝怒吼之间,却是无数的刀光剑影博杀。甚至在每一声怒吼声音,都有无数的将士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战场上的形势,已经不能容任何一方退后半分。

        身为盟军最为精锐的将士,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要将眼前的所有狐族将士斩尽杀绝的打算。尤其是在面对狐族族这种宿敌之时,那怕是用上一些手段也无不可。战场之上本来就不是你死便是我亡,任何不光彩的手段用上,也绝没有任何人可以说什么,,,,,,

        很多年前,各族一直受到狐族的岐视和压迫,甚至整个狐族之中,无论任何生灵都是那一幅高高在上的态度,这令各族早就已经心生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仇怨,只能用鲜血来洗净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压抑在心底多年的种族仇怨,或许只有用那无尽的鲜血和生命,才能将其清洗干净。否则,那怕是过去无数的岁月,也只会让那份埋葬心底的仇恨却是越来越重,从而将自已憋疯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经不知道有多少的将士倒下,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将士已经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面对着盟军将士的疯狂进攻,所有的狐族生灵根本没有后退半步的意思,甚至现在在面对盟军的冲锋之时,狐族反而疯狂的发起反冲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是看到任何一个活着的盟军生灵,现在他们都已经开始不间断的杀戮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只有杀到白骨如山,只有杀到血流成河,杀到眼前再无任何一个活着的生灵。才能让他们暂时清醒一下,如今的双方将士,似乎已经变成了只知道杀戮的机器,,,,,,

        一颗颗首级被砍下,,,,,,,

        血泉喷涌而出,,,,,,

        尸身不断倒下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这一切,却让所有的将士越发的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怕是他们早就已经杀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,可是他们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,或许他们就是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,才能发泄出心中的战意,,,,,,

        「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当蛮主挥动长剑的时候,所有的盟军将士都和不要命一样的冲杀了出去,黑压压的大军所到之处,如若一道势不可挡的狂风,疾速向着对面的狐族大军砍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战事已成胶着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如今狐族早已不复昔日荣光,但毕竟狐族的兵力摆在那里,短时间之内虽然盟军占据着些许上风,但若是说将狐族打的全线崩盘,他们仍然还是有些自知之明,知道非是轻易可以达成目标。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狐族大军仍然还在坚守,也没有出现一面倒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情况之下,纵然是蛮主也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战场形势向来都是瞬息万变,任何一点点的变数都有可能会影响到事态的走向,有可能决定战场胜负关键的,往往就是一些不起眼的举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狐族劣势已显,蛮主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仍然还在坚守的狐族大军,蛮主挥下了长剑。随着蛮主长剑所向,黑压压的大军再次不断的压上,,,,,,

        当双方大军碰撞到一起的时候,前方的形势不由让蛮主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仅仅一个照面之间,双方冲击的最前沿爆发出一阵惊天巨响,无数的将士碰撞在一起,直接化成了一阵阵血雾。

        稍微隔的近些的将士都被掀飞出去,,,,,,

        不足一息时间,至少便有数以万计的生灵直接化成了劫灰,就算是这场战争之中最强大的生灵,也根本承受不住这等级数的碰撞,许多应劫的将士的元神竟然化成一道轻烟,急速的脱离战场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对这样已然疯狂的进攻方式,只要还残存半分理智的生灵都绝不会选择死磕。极端疯狂的大爆发之下,已然绝不是兵力的多少可以决定胜负性。现在的所有将士都处于一种极端的疯狂之中,多日压抑早已化成一腔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们自已的性命,所有人都早已不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支大军的每一次对碰,都会有无数的将士在怒吼声中变成阵阵血雾。每一次的对碰之时,似乎所有的将士都已疯狂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双方将士都已杀红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将士都似是已经疯狂,都似是已变得无比狂燥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,只有以这种最极端的碰撞,才能发泄完自已心中的怒火,才能让自已心中的滔天怒火得已稍稍平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蛮主站在半空,声音已渐渐嘶哑,可是对面那低沉的声音仍是在不断的高声怒吼,不允许狐族的任何一名将士冲过盟族的防线。甚至在盟族大军进攻意图之中,更是要将狐族大军的冲锋压制在狐族的大营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只有将狐族的进攻压制下来,才能掌握所有的主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,只要主动权掌握在自已手里,盟军仍是可以随时可以掌握战场的动向。这一种打法,却是让狐族上下所有将士都恨的牙痒痒不已。可是偏偏盟军的进攻同样毫无破锭,无论敌军如何进攻,却也始终都没有任何办法让盟军将士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,在所有狐族将士面前,盟军的进攻路上已然变成一道不可逾越的天险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的情况,完全就是已经到了极尽疯狂的两军将士,以最可怕最极端的攻击方式,直接要将对方全歼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是蛮主早已见惯了战场上的种种惨烈景象,此时也不由一阵阵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级数的大战,以往之时并不少见,可是打到这般惨烈的大战,那怕是蛮主以前也极少见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将士仅仅一个对撞间便已直接被震成了阵阵血雾,甚至在双方强大的冲击之下,那些应劫的将士神魂都还没有来得及逃出,却早已直接被再次震的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红交织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的,是双方那些数之不尽的将士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色,那是鲜血染红了天地之间的所有一切,,,,,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所有人都似是已经忘记了心中的憎恨,也忘记了自身的安危。只是本能不断冲杀,在面对敌人之时,用自已最强悍的方式应对面前这些应当不死不休的敌人,,,,,,

        双方虽损失惨重,却仍只得咬牙死扛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在这种时候,除了死扛之外也已经根本再无任何的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怕是早已杀的尸山血海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所有将士却都已经知道,现在这种时候已经都没有了选择,除了拼死搏杀之外,已经再也没有任何的退路,,,,,,

        那怕,最终也许仍是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,但他们仍是要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但放弃,很有可能便是亡族灭种之祸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在这个时候,蛮主的眼眸之中没有任何的感情,就好像现在这一切根本就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糸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前方的战况如何,伤亡如何,胜负如何,这一切,都好似是不关蛮主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蛮主只是如若机械一般挥动着手中的军旗,身后便是有数之不尽的盟军不断涌出,直接向着前方的狐族阵营猛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将士的

        脸上都没有任何的情绪,只是就那样不断的往前冲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他们所面对的生灵究竟是不是他们所能应付的了,似乎他们也都没有关心过。只是在不断的砍杀冲刺,只是在不断的拼命攻击,用自已的血内之躯,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将士在前方被打成血泥,可是马上便有更多的将士不断的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已然走上战场的将士,早就已经将自身的生死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死亡的恐惧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本应当是所有生灵都挥之不去的内心阴暗,却在这些将士的身上并没有出现过。甚至现在,他们只是一味往前冲,往前杀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冲在最前面的将士不断的被打成了一团团血雾,可是所有的将干仍是在义无反顾的往前冲,,,,,,

        那些将士悍不畏死,那怕是前面已经杀的血流成河,可是后面的将士却仍是不要命往前冲。那怕是见到自已的同伴倒在敌人的刀剑之下,那些将士竟是连眼睛都不会眨上一下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那些将士的存在,就似是只为了攻击敌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自身的生死存在,似乎都从来没有被他们放在心上一般。只要没有被砍下首级,那怕是手足都已被砍断,那些将士纵然是用嘴也在撕咬敌人,,,,,,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战斗方式,那怕是各族的高层,现在也不由的一个个头皮发麻。因为连他们自已都不知道,金猿山主到底是如何训练出了这样的一群将士,,,,,,

        一切,都似乎是未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九霄之上,看着各族将士先后倒下,盟军高层的心中不由在滴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年以来,各族虽然争端从来都没有断过,更是时不时的就会出现战事,从而引发流血事件或者战争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像这么惨烈的战况,却从来都不曾出现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怕是这些高层也都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,早已见惯了大风大浪,如今也不由有些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对于他们来说,这样的战事让他们也都有些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怕是已经杀尸积如山,那怕是杀的血流成河,可是那些将士却是越杀越是凶悍,甚至就如同是发疯了一般,根本没有半分退缩的意思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真要是任由双方将士不断的将战事扩大,最终的结局也必然不会理想,,,,,

        喊杀声,怒吼声,交织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更多的却是凄厉的惨叫,继而又化成了一阵阵的血雨。

        残肢飞上半空,断手之上仍握着刀剑,倒下的将士原本还算齐整的尸体,转眼之间在洪流之间被踩踏成了血泥,,,,,,

        无数的将士倒下,马上便有无数的将士再次冲了过来,甚至很多将士根本就没有来得及与敌人接战,便已直接冲到了敌人阵营的最密集之处,轰然自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阵阵惊天巨响之间,无数将士化成了阵阵血雨,留下了一处处真空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转眼之间便有更多的将士填补上那些真空地步,那怕是空气之中都迷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,却也根本没有任何一位将士有半分犹豫,,,,,,

        双方,越杀越是凶悍,,,,,,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是在场的盟军高层一个个神情发白,但却并没有任何一位发出半点声音。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江湖,自然知道战场上的凶险程度。这个时候那怕是心中有着一些想法,但这个时候却也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    各自的目光落到卓君临的身上之时,都又各自转过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们都很清楚,卓君临此时身为战场上的总指挥,身上的压力定然不会太小。越是现在这种时候,就越是不能有半点分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盟军

        在战场上的形势越来越倾斜的时候,狐族之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鸣金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那阵鸣金声响起,所有生灵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极度不妙的感觉。此时那怕是各族的高层都已经是站在此世最巅峰的存在,可是那种危险的感觉却仍是让所有人都感觉到极度的不安,,,,,,

        雷隐山上方,一座黑色的祭台渐渐成型,,,,,,,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一道虚影,但祭台四周却突然电闪雷鸣起来,无数道黑气从祭台之中涌出。那祭台的下方,似乎有着一种令人不敢直视的力量,仿佛是要将整个世间都拉进无间地狱一般。甚至现在这种时候,天地也仿佛在一刹那间变得晕暗起来,,,,,,

        「那是什么?」

        卓君临眉头紧皱,眼眸之间不由带着一丝错愕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快退兵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妖主这个时候却是不敢有半点迟疑,直接怒声大喝,整个天地之间仿佛都能听到妖主言语之间的焦虑与不安,,,,,,

        免费阅读.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